十二门前

陪你的第二年 生日快乐💚

【知乎体】突然变得亲近起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突然变得亲近起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85大总攻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谢邀。

 

 

 

 

 

 

 

在接受了我弟弟不再是我弟弟而是摇身一变成我嫂子这个设定之后,我觉得就算嘟嘟在我面前跳脱衣舞我也无所畏惧了。

 

 

 

 

 

可能和这个问题有些偏差,但是我还是要阐述一下这个关系。

 

 

 

 

 

 

我,185大总攻,某一天被强行告知,我个儿最高的那个弟弟,被我年龄最小的那个哥哥壁咚了。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那天不是一个颁奖晚会嘛,大家领完奖已经将近一点钟了。因为大家都忙个人活动什么拍戏啊个人综艺啊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很久没一起见面了,一直说找个时间出去聚聚,但是总没机会。

 

 

 

 

 

那天刚好九个人都在,钟大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聚会吧!

 

 

 

 

 

虽然时间很晚了,但是大伙儿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子汉啊,才一点诶!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谁不去谁是狗came on!

 

 

 

然后我就立下一个flag。

 

 

 

其实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了,我个儿最高的弟弟和我同岁,在队里一直叽叽喳喳比我话还多那种。但今天半棍子打不出个屁,躲在车里最角落那儿蜷着,旁边坐着我最小的那个哥哥。

 

 

 

 

作为一个哥哥,看见一个平时活泼开朗被人怀疑有多动症的弟弟现在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眼角还疑似有水光,你不会心疼嘛!你不会扑上去给他爱的抱抱嘛!

 

 

 

 

然后我就拍了拍那个最小哥哥的头【是的我就是比他高不服憋着】,让他往一边挪,特哥哥范儿的说:“灿烈是怎么了?”

 

 

 

我那个最高个儿的弟弟抬眼看着我,一脸茫然的那种。

 

 

 

 

我觉得我此刻关心还不够,还没有让他感受到哥哥的拳拳之心,我又说:“灿烈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给哥讲,哥揍他!”说着我还挥了挥拳头。

 

 

 

 

 

 

我身后那个最小的哥哥此时抖了两抖。

 

 

 

 

 

 

我特奇怪的看了他两眼,然后摸上我个儿最高的弟弟的头:“别害怕,给哥哥说啊。”

 

 

 

 

 

 

 

我个儿最高的那个弟弟抿了抿嘴,然后才道:“没有谁欺负了,就是想睡觉。”

 

 

 

 

 

 

 

“噢,”我说:“你嘴怎么回事儿,这儿破了一点。”

 

 

 

 

 

 

 

 

我身后那个最小的哥哥又抖了抖。

 

 

 

 

 

 

奇了怪了抖什么抖又不冷,我转过身瞪了他一眼,这才又摸了摸我个儿最高的弟弟的头:“那就睡吧,到地方哥再叫你好不好?”

 

 

 

 

 

 

我弟特听话的点了点头。

 

 

 

 

 

事情到这儿还是非常正常的…

 

 

 

 

 

 

到了地方,我个儿最高的弟弟便找了个地儿摊在上面,最小的那个哥哥也牛皮糖一样粘了上去。

 

 

 

 

 

 

我招呼他俩吃饭,我弟没骨头似的挪过来,我哥也紧巴巴的跟过来。

 

 

 

 

 

 

酒过三巡后我那个个儿最高的弟弟突然要去卫生间,小孩子嘛,不胜酒力应该的。我摆摆手示意知道了。

 

 

 

 

 

 

 

过了不多会儿,我那个最小的哥哥也去了,还是跑着去的,活生生像被人火烧羊毛的羊,蹦哒着奔进卫生间。


“奇了怪了,”我说:“艺兴哥今天怎么那么粘灿烈。”

 

 

 

 

 

 

人有三急嘛,我小腹一紧,也捂着肚子进了厕所。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我看见我最小的那哥哥颠着脚尖,吻上了我个儿最高的那个弟弟的唇。

 

 

 

 

 

 

 

 

 

年龄最小的哥哥:“今天早就想这样做了,要不是伯贤突然打断,我就…”
个儿最高的弟弟:“你踏马,车上不是已经做了…”
我:“……”

 

 

 

 

 

 

我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主人公在接吻的时候还有空叨叨一下我。

 

 

 

 

 

 

我咳了一下。

 

 

 

 

 

 

 

就想我想象的那样,我个儿最高的弟弟从善如流的羞红了脸,连带着耳朵尖也粉嫩嫩的。我最小的那个哥哥也从善如流的对我举起了拳头。

 

 

 

 

 

 

 

 

他说:“说出去就打你。”

 

 

 

 

 

 

 

我是你弟弟诶!你弟弟你都要搞???

 

 

 

 

 

 

我在嘴上比了一个拉链的动作:“干嘛说出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我最小的哥哥眯了眯眼:“还有事儿吗?”

 

 

 

 

 

 

我:“没有了。”

 

 

 

 

 

我哥:“那请出去吧。”

 

 

 

 

 

 

 

 

我从善如流的关上门,还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卧槽我凭什么给他们关门!恩爱狗了不起嗷!?

생일 축하합니다✨✨✨